1. <span id="ac677"><output id="ac677"><b id="ac677"></b></output></span>

      1. <legend id="ac677"></legend>
        <span id="ac677"></span><acronym id="ac677"></acronym>
        <ol id="ac677"><blockquote id="ac677"></blockquote></ol>

            <dd id="ac677"><output id="ac677"><b id="ac677"></b></output></dd>
              <ol id="ac677"></ol>
              中國西藏網 > 讀書

              鉤沉詩歌重鎮的百年記憶

              發布時間:2022-08-05 09:03:00來源: 四川日報


              《四川百年新詩選》。四川人民出版社供圖

                巴蜀詩歌源遠流長,巴蜀詩人燦若繁星。在近3000年的詩歌史中,尤其是漢代以來波瀾壯闊的詩歌長河中,巴蜀詩人縱橫捭闔,才情橫溢,為中國詩歌的發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2022年7月末,《四川百年新詩選》正式出版。上中下三卷匯集了1917年至2017年間500多位四川(包括1997年前重慶)詩人,或較長時間旅居四川的省外籍著名詩人在四川報刊(書籍)發表的優秀新詩作品,是一部全面展示四川百年新詩成果的詩歌巨著。

                葉伯和、王光祈、郭沫若、吳芳吉、康白情、葉挺、田漢、艾蕪、巴金、臧克家、何其芳、馬識途……這些熠熠生輝的名字,拂去歷史的塵埃,他們發出的吶喊、鳴響、唱訴,依然擲地有聲,余音繞梁。

                跨越百年 不漏一個有貢獻的詩人

                《四川百年新詩選》由四川省作協編輯,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2018年10月立項,12月初向全省21個市州作協發出征稿通知。2019年4月,初稿形成并召開第一次專家論證會,對初選名單進行第一次篩選;當年6月初第二次專家論證會,對入選名單增刪進行無記名投票表決;在6月底召開的第三次專家論證會上,對《四川百年新詩選》進行終審。

                《四川百年新詩選》體量大,時間跨度100年,工程浩繁,選編過程困難重重。難度最大的是已故詩人簡介及在川創作或發表作品的收集整理,由于時間久遠,大部分已杳無音訊,編輯部用了兩個多月,查閱了近百部資料、文獻,提出名單,形成簡介。

                不能漏掉一個曾經對四川新詩有貢獻的詩人,是編選工作的共識,直到書稿交出版社,編輯部都還沒有放棄努力,有的詩人甚至臨近出版才從資料中查到。最終,面世的《四川百年新詩選》以詩為本,以史為綱,突出藝術性與思想性并舉的編選思路,選取各個時期有影響、受關注的作品,也注意發現被湮沒、被遺忘的優秀作品;力求豐富全面,主次分明,既有歷史的縱深感,也有藝術的新鮮感。同時,《四川百年新詩選》在作者、作品的選擇上尊重其原貌,真實呈現了四川百年新詩生態。

                整整一百年,新時代四川新詩在汲取中國傳統詩學文化精神的基礎上,建立了一套體現本土地域的言說方式和詩歌精神話語體系。四川省作協黨組書記侯志明表示,《四川百年新詩選》既是對巴蜀百年新詩歷程的回顧、梳理和總結,也是向這個時期所有參與新詩創作的詩人致敬。他呼吁四川詩人能努力探索、積極進取,為下一個四川新詩百年書寫出更多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歷史的優秀之作。

                葉伯和、郭沫若 當之無愧的新詩先行者

                《四川百年新詩選》收錄的第一位詩人,是我國用白話文寫詩的最早的一批詩人之一葉伯和。他早年留學日本,開始接觸西方詩歌。1915年前后開始新詩創作,1920年,出版《詩歌集》,僅比胡適的《嘗試集》晚一個多月,是中國文學史上的第二部新詩集,四川第一本新詩集?!对姼杓分械膬墒自姟缎虑纭泛汀稇鸷笾俪枪珗@》,選入了《四川百年新詩選》上卷。葉伯和的詩有兩個非常重要的特點,一是與“歌”相連,與“情”相依。由于其深厚的音樂修養,他的詩歌總是充滿了音樂的律動。正如《新晴》所寫:“當那翠影,紅霞映著朝陽的時候;仿佛她戴著花冠,羽飾;穿著黃裳綠衣——亭亭地站立在我的身旁?!倍?,葉伯和的詩歌中充滿對下層百姓苦難生活的關愛之情以及感懷古人憂慮時事的慨嘆,《戰后之少城公園》就是他將目光投注到戰亂中蕭條的現實,所感所嘆。

                而說到中國新詩,不得不提到郭沫若。1921年,他的詩集《女神》橫空出世,開一代詩風,奠定了四川詩人在中國新詩源頭的里程碑地位?!端拇ò倌晷略娺x》上卷選錄了他的3首代表作,《鳳凰涅槃》《天上的街市》《地球,我的母親!》。在這3首詩里,郭沫若運用了大量的比喻、夸張、擬人等手法,呈現出一種全新的美學風貌。其中,《天上的街市》因入選初中語文課本,廣為人知。

                在《四川百年新詩選》上卷中,還有王光祈、周太玄、吳芳吉、康白情等中國白話詩歌的開拓者。從新文化運動早期的追求自由,到1920年代中期的新詩格律化和象征主義的萌芽,以葉伯和、郭沫若為代表的四川新詩都融入了那個時期特定的發展脈絡,思考著由詩體解放帶來罷黜陳舊的可能,從抒寫形式層面建立起一種新的美學規范,徹底地更新了語言質地、表達方式以及意象組織。

                為時代吶喊 從《囚歌》到贊歌

                1930年代初期,中國大地上此起彼伏的血雨腥風,在很大程度上改寫了四川新詩的發展軌跡。漫長的戰爭致使1940年代的四川新詩開始出現大量直接配合前線作戰需求的街頭詩、口號詩。那些生存于敵后的眾多四川詩人,也曾因為經歷了這樣一個戰爭語境而使其自身創作獲得了精神上的憂患意識和厚重情懷。在這樣的一個大時代當中,四川詩人心系民眾、不辱使命,連同整個中國創作出了完整的詩篇,展示了戰爭年代的生存體驗,彰顯了復雜深邃的人性內涵,甚至走在了探索人類前途與命運的前沿。

                翻開《四川百年新詩選》上卷,我們能看到葉挺那首膾炙人口的《囚歌》,“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走的洞敞開著……”田漢的《征夫別》:“車轔轔,馬蕭蕭,送我們的戰士去把國家保?!崩仙岬摹丁磩Ρ逼抵爻恰獎﹂w》:“只有夜雨,沒有鈴聲;聽,我們在歌唱歷史的新生!”臧克家的《我們的筆部隊》:“從這個戰場到那個戰場,我們有力量,我們是一個集體,我們有武器,筆就是槍?!?/p>

                放聲歌唱是1950年代中國詩歌的主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使得四川詩人以感恩的心境把詩歌放置在歌頌的基調上,他們居于西南一隅,同樣感受到了新中國生活的輝煌,感受到了責任和使命?!端拇ㄎ膶W》原編輯組組長陳犀的《在觀音山車站》發出這樣的感嘆:“炊煙裊裊,歌聲飄飄,學校放學的鐘聲震動了山谷,居民點是一團燙人的山貨,從北京到秦嶺到處熱熱乎乎?!痹娙肆荷先膸资仔≡婏L格優美,他在《高原牧笛》中頌揚:“公路修過這里,笛聲與喇叭交響,飛過無邊的草原,驚醒熟睡的群羊?!边@些都反映了四川詩人,對時代的記錄和謳歌。

                “星星”之火燎原 詩壇代有人才出

                在如今的四川詩歌圈,很多人都還記得1986年12月,《星星》詩刊舉辦的那場“中國·星星詩歌節”,當時,傅天琳、楊牧、李鋼、葉延濱等當選“我最喜歡的當代中青年詩人”,他們黃金時代的經典詩作,《四川百年新詩選》均有收錄。而那些構筑起“第三代詩人”的中堅力量李亞偉、楊黎、尚仲敏、宋渠、宋煒等也在《四川百年新詩選》中一一出現,還有歐陽江河、翟永明、柏樺、張棗的代表作也都收錄其中。

                值得一提的是,《星星》詩刊在推介詩人的同時,其自身也是數代著名詩人的搖籃。從這里,走出了白航、梁平、龔學敏、靳曉靜、李自國、干海兵、黎陽……更走出了魯迅文學獎獲得者張新泉,他們供職于《星星》詩刊,扎根于中國詩壇。這片“星空”,在《四川百年新詩選》中閃耀。

                再看新世紀以來的四川新詩,《四川百年新詩選》編輯部認為,詩人仍然在探求語言的更多可能性,并在日常與審美、歷史關懷與立足新時代之間構建了一種相互表達的體系。在這里,可以看到青春的跳動、冷靜的沉思、貫通不同流派的合唱、超越代際的個人寫作、后現代的藝術氣息,以及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重新尋覓的努力。一大批流傳甚廣的詩篇,比如吉狄馬加的《老人與布谷鳥》、何小竹的《夢見蘋果和魚的安》、李元勝的《我想和你虛度時光》、葉浪的《我有一個強大的祖國》……終將因《四川百年新詩選》獲得更持續的生命力;谷語、羅鋮、鄭小瓊、熊焱、楊勝應、魯娟、余幼幼、萊明、程川、馬青虹等一大批“80后”“90后”詩人的詩作是《四川百年新詩選》的尾聲,也是四川新詩最美好的開場。

                延伸閱讀

                這三位小說家還有個身份叫“詩人”

                眾所周知,108歲文壇巨匠馬識途,作家阿來和虹影,都是寫小說講故事的高手。但在《四川百年新詩選》中,他們的名字叫“詩人”。

                馬老在古詩詞方面的造詣,毋庸置疑。而他的新詩卻較為罕見?!端拇ò倌晷略娺x》中,收錄了馬老發表在《星星》詩刊1999年第3期的一首《我的詩》?!拔也皇窃娙?,不善于用烈火般的語言,去燃燒人們的靈魂;我不是詩人,不善于用華麗的辭藻,去裝飾人們的青春;我不是詩人,不善于用發光的音符,去撥動人們的心弦;我不是詩人,不善于用斑斕的色彩,去描繪人類的春天……”全篇形式整齊,篇幅很長,共計70行。

                “我的表達是從詩歌開始?!弊骷野砥鋵嵰彩且粋€優秀的詩人,1982年,他發表的第一篇文學作品,正是一首題為《振響你心靈的翅膀》的詩歌?!端拇ò倌晷略娺x》收錄了阿來4首詩作,《風景遠去》《天堂門打開之前》《這時是夜》《靈魂之舞》,均發表在《星星》詩刊1989年第11期。這一年,阿來30歲,是他創作高產的一年,他出版了平生第一部詩集《梭磨河》。

                同樣,虹影步入文壇的引子,也是詩。她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寫,1988年第一本詩集《天堂鳥》出版,之后,陸續推出《倫敦·危險的幽會》《白色海岸》《快跑,月食》《魚教會魚唱歌》等詩集。虹影曾說:“我左手寫詩,右手寫小說,詩是我的靈魂,小說是我的血肉?!痹凇端拇ò倌晷略娺x》中,能看到她《日子》《鏡子》《外省回憶》3首選自詩集《倫敦·危險的幽會》的代表作。

              (責編: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格桑多杰詩歌評論集》

                這些評論文章論述了格桑多杰詩歌的思想內容和藝術特色,高度評價了詩人的創作成就和對青海文學藝術事業的貢獻。 [詳細]
              • 《格桑多杰詩集》

                這些詩歌意象宏大,意蘊深厚悠長,語言飽滿,情感深摯感人,表達了詩人對祖國和家鄉誠摯的愛,對時代和生活的禮贊之情。 [詳細]
              • 《青海湖詩歌節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簽約儀式舉行

                6月29日,由青海省政府新聞辦、海北藏族自治州政府、中國作協《詩刊》社、中國詩歌學會、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舉辦的《青海湖詩歌節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儀式在西寧舉行。[詳細]
              亚洲中文字幕无码av永久
              1. <span id="ac677"><output id="ac677"><b id="ac677"></b></output></span>

                1. <legend id="ac677"></legend>
                  <span id="ac677"></span><acronym id="ac677"></acronym>
                  <ol id="ac677"><blockquote id="ac677"></blockquote></ol>

                      <dd id="ac677"><output id="ac677"><b id="ac677"></b></output></dd>
                        <ol id="ac677"></ol>